您现在的的位置是: 主页 > 食品文化 >

一个老菜农的数据情怀

有人说,钟惠来把待遇低微的辅调工作当作毕生最大的事业,把大好青春挥洒在枯燥的数据上,太傻太傻了。更有人说,钟惠来莫非是个无情汉,既非村干部又非党员,却把大半生交给了一文不值的辅调工作,对家人亏欠太多太多……
每每面对外界的质疑和不解,年界六旬的钟惠来都会显得那么坚毅、坦然和质朴,是的,在辅调员岗位上默默坚守27个春夏秋冬,风里来雨里去,有什么样的苦他没吃过,有什么样的压力与艰辛他没顶过,而又是什么样的信念,让这个瘦削文弱、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对辅调工作如此钟爱,以至于矢志不渝?岁月和数据无语,唯有忠诚、唯有执着和坚强,是钟惠来心中最为平凡、最为铿锵有力的回答。

他象耕耘自家的菜园一样,耕耘着他的辅调事业

钟惠来是个地地道道的菜农,一家五口靠家里一亩多地的菜园和到市场摆摊卖菜为生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但他象耕耘自家的菜园一样,守护着他的辅调事业。1984年,在村集体料理财务的钟惠来答应帮忙做农调工作,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,这一干就是三十来年。万事开头难,从接手任务的那一天起,老钟就把辅调工作当为自己“天大的事业”,无论是在县里组织的统计业务培训班上,还是在田间地头、在家里昏暗的煤油灯下,都留下他求知若渴的身影。钟惠来家里至今仍保存着一叠发黄的学习笔记和业务用书,里面除了布满圈圈点点的注解,还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一些统计相关的概念、记账的规范化要求、抽样调查的方法等等。钟惠来把辅调工作当为自己生平更大的“菜园”,他说“我是读书少文化低的老农民,领导把工作交给我,就是看重我、信任我,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那股钻研劲头,完不成任务,上对不起组织,下对不起村民,我一定把它耕作好”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钟惠来历经十年的辛勤磨砺,于 1994年6月获评国家农业部授予的经营管理助理技师职称。
从庄稼汉成长为辅调工作行家里手的过程,钟惠来摸索出了一套联络、指导和感染调查户支持参与辅调工作的方法技巧,记账初期,他每隔几天就往新户家里跑,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,给有厌烦情绪的调查户耐心地做思想工作,告诉他们被县里选为调查户是非常光荣的,统计工作利国利民,每个公民都有为国家提供统计数据的责任和义务。调查户周楚娇“怕收入报高了,日后招来不必要的麻烦”,在记账时少计了孩子外出打工的收入,老钟发觉后多次登门,运用统计法理进行耐心说服,并许下诺言为其保密,使其消除顾虑,如实登记。遇到不配合的村民,老钟会主动与调查户拉拉家常,了解他们的实际困难,并主动帮助解决。调查户钟如城,因夫妇文化水平低,生怕填报出错闹笑话,不大乐意接受记账任务,钟惠来获释后,多次登门与其谈心,引导他们鼓励在校读书的女儿利用课余时间接触统计,协助记账,增长知识,从而成功地化解了他一家的“不报之忧”。
27年来,钟惠来承担了农村家庭经济抽样调查、农产量调查、粮食作物播种面积调查、农户固定资产投资调查、农村建房情况调查、农产品价格调查等具体工作,还参与过多次的农业普查、人口普查和经济普查。每次到统计局汇总报表,钟惠来总是第一个报完,然后耐心地解答别人的问题,或是默默地帮着别人一起做,等报表都收齐了,他总会自觉留下,帮助整理其他村的上报资料。在按时按质完成调查业务的同时,他对住户调查的制度及方案进行归纳和思考,并以自己多年来的工作实践作为“活教材”,用通俗的语言,向其他辅调员传授工作经验和科学做法,以此带动周边其他辅调员共同进步,同行们对他既敬重又喜欢,亲昵的叫他“钟老师”。27年来,钟惠来先后获得 “广东省农村社会经济调查先进辅助调查员”、“广东省农调系统优秀辅助调查员”、“饶平县农业普查先进工作者”等光荣称号。

他象疼自己的孩子一样,珍爱着他的辅调数据

钟惠来不是共产党员,却有着象优秀共产党员一样的责任担当。他象疼自己的孩子一样,珍爱着他的辅调数据。1999年5月,钟惠来26岁的女儿在工厂做工时不慎摔至重伤,医院初步确诊为脊椎脱位,在福建省漳州市一七五部队医院住院治疗的四十三个日日夜夜里,他心里装的除了女儿的病情,再就是他那份无限牵挂的辅调工作。统计报表汇总日期即将来临,他妥善安排好女儿的护理工作后,连夜从一百公里外的漳州赶回饶平,挨家挨户收好账页,然后一丝不苟地进行编码和审核,女儿伤情尚不明朗的担忧和一连数个日夜的数据鏖战,钟惠来为此瘦了整整一圈,当他步入县统计局,准时向调查队同志递上账页时,全体同志都感动得热泪盈眶。后来,他女儿被正式确诊为高位瘫痪,从此卧床不起,生活不能自理,这对于本不宽裕的钟惠来一家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。但钟惠来在苦难面前没有退缩和畏惧,女儿瘫痪12年来,他依然默默无闻地坚持战斗在辅调工作第一线,白天下地干活,晚上校对数据,准时提交数据,从不因突而其来的家庭变故耽误调查工作,他的这种精神既是对信念的坚守,更是对岁月风霜的抗拒和不妥协。
农村家庭经济调查十分繁杂,农户既是生产者,又是消费者,所涉及的统计指标多达数千个,每个项目指标都有对应的6位数编码。为了提高编码效率,钟惠平就把常用的项目抄在卡片上,揣在身上,随时翻出来看看记记。编码时,他常常随手就可填上,因此被同行称为“活字典”。27年来,钟惠来坚持以“严”、“细”、“实”、“准”来要求自己担负的调查工作。每次收集调查户账页的当天晚上,他都要花一两个小时,编码或者审核逻辑关系,碰到缺填的或者情况不明确的表格,第二天一定亲自入户核实,对于错记、漏记、混记的项目,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指导村民,直到村民确实纠改为止。谈起钟惠来的业务水平,饶平县统计系统的同志有口皆碑,“钟老师的所有报表都是‘免检产品’,要在他的报表中发现些许错漏和缺陷难上加难!”饶平调查队队长罗小玉这样评价说。

他象铁了心的秤砣一样,笃守着他的辅调大爱

钟惠来的两个儿子都成家立业了,大儿子当了村干部,二儿子在东莞一个派出所工作,60岁的他本可以选择退下来休息,但他总觉得身体硬朗,舍不得离开辅调工作,硬是拒绝了大儿子让他歇下来安享晚年的要求,拒绝了二儿子要他去东莞带孙子的请求。有人这样问钟惠来,“您究竟图个啥?您不觉得辛苦吗?难道从没有想过要放弃吗?”他这样回答,“累和苦是肯定的,也听到别人议论我很傻,随便出去外面打打工也不止这么几块钱,有时候连自己也觉得不值。但想想自己能有这个福份,能用数字的方式记录下生活着的黄岗,记录下这个南中国海边小镇三十年来发生的沧桑巨变,自己该有多光荣多骄傲,也就坚持下来了!”而在他27载如一日无私奉献的背后,有着一份更重要的力量支撑,就是老伴总能安静地守在身边,无怨无悔地关心和支持着他辛勤耕耘,那份静默的守候是钟惠来生命中最美的注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