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的位置是: 主页 > 工作动态 >

要让义务教育收费充满“阳光”

  要让义务教育收费充满“阳光”

  2001年,义务教育“一费制”在岳西、金寨、利辛3个县首先试点。之后的几年间实施范围悄然扩大,目前已惠及全省32个县(市、区)。今秋,“一费制”政策将在江淮大地全面推行。

  “一费制”收费标准如何确定?应包括哪些收费项目?如何在全省组织实施?……7月8日省物价局在合肥举行的“一费制”听证会上,数十名省人大代表、省政协委员、专家学者、教育机构代表、政府部门代表以及学生家长代表各抒己见,有共识,有交锋,目的只有一个,让孩子们的义务教育充满“阳光”。

  “一费制”为民减负政府投入要到位

  “课桌椅费”、“考试费”……五花八门的“乱收费”,侵蚀了基础教育,增加了家长们的负担,败坏了“园丁”形象,全社会对此深恶痛绝。代表们一致认为:推行“一费制”,将一些学校名目繁多的“收费”排除在“一费制”之外,遏制“乱收费”之风,给交费的家长一个明白,还收费的学校一个“清白”。

  “推行‘一费制’的同时,绝不能让学校‘断炊’。”代表们呼吁,预算内的政府教育经费必须拥有充分保障。据测算,我省维持学校最基本的运转所需人均公用经费为:农村小学每生每学期174元,初中232元;城镇小学331元,初中444元。“一费制”方案建议2005年的杂费标准为:每生每学期农村小学70元,初中95元;城镇小学75元,初中97元,这远远不能满足基础教育的需要。省政协委员唐国贵说:“如果由于经费短缺导致教学质量不断下滑,就说明‘一费制’政策失败了。”

  界首市泉阳镇马庄小学校长范恒仕介绍,马庄小学一学期收入13300元,支出15832元,透支2500多元,每个学生平均透支12元多,学校在“两基”达标中还欠债2万余元,导致学校运转十分困难。

  长丰县学生家长阎如江道出了代表们的心声:“政府必须加大对教育的财政投入力度,为教师解除后顾之忧。”

  收费标准如何定最终是否“一刀切”

  按照“一费制”听证方案,我省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一年最高学费是355元。其收费标准低于山东、江西。大多数代表认为,这在绝大多数家长承受范围内,基本符合省情。

  “在一费制之外,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项目可以有约束地放开。”合肥市人大代表何炳章建议,对“搭膳费”、“寄宿费”之类必要的收费项目不应该卡,可以允许学校不以赢利为目的,据实收取费用,并由省、市出台相关的规范,或者由学校和家长一费(一事)一议,严格公示,据实收取和结算。

  “一费制”收费标准是不是在全省各个地区“一刀切”?引发了代表们的广泛争论。按照听证方案,由于国家对贫困地区学生正在实施“两免一补”政策,“一费制”收费将不区分贫困生和非贫困生。赞同这一方案的代表认为,程序能简则简,便于操作,也符合国民教育的公平原则。但省农委监管办陈讯等代表的质疑得到了不少代表的响应:“合肥市的城市孩子和贫困山区的城镇孩子交纳同等费用,显然不公平,应根据地区差别分别制定合理的‘一费制’标准。”

  此外,国家“两免一补”政策对农村贫困生提供了扶助,但大量的城市低收入人口的子女入学却没有政策倾斜,同时还有数量庞大的农民工子女就学困难,省总工会代表陈金红认为,必须兼顾社会公正公平,“一费制”应对他们给予适当照顾。

  “作业本费”有争议“素质教育费”要改名

  听证方案提出,包含具有作业本性质的基础训练收费标准为10元到20元,由学校代收代支,用于统一购买基础训练本。一些代表对此持有异议:基础训练本编写存在垄断行为,价格虚高,费用仍有下调空间。

  省财政厅综合处处长周名桨等代表认为,基础训练本严格说属于教辅用书,不应该纳入“一费制”。合肥市人大代表何炳章提出:“‘基础训练本’应走多家编写、择优审定、市场竞标之路,降低价格,减轻学生负担。”省发改委经济研究中心王傲兰教授说,既然免费教科书能够实行政府采购,为什么不能将义务教育全部课本、作业本都实行招标投标、政府采购?

  “一费制”收费项目中的“素质教育费”也引起了争议。所谓“素质教育费”,是指学校组织学生观看爱国主义电影、参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锻炼动手动脑能力等活动的费用,标准为小学每生每学期10元、初中每生每学期15元。“这项收费概念模糊,收不收取值得重新考虑,至少名字要改。”何炳章等代表对此提出批评。

  省教育部门表示,将认真研究听证会上的各方意见,进一步完善“一费制”方案,报省政府审批。